当前位置: > ewin官网平台 >

军民团结如一人,试看天下谁人敌

html模版军民团结如一人,试看天下谁人敌

【本文来自《六七十年代当工人是很光荣的,我没见过什么大锅饭养懒汉》评论区,标题为小编添加】

月光林地国企问题是客观存在的,我们这里好几个工厂都是工人痞子搞垮的,尤其是商业系统,服务态度确实太恶心人了。

讨论这个问题要从实际出发:即这些企业改制直接把优良资产送给私人,把债务负担抛向社会这种改制方式比所有弊端更不合理。

大环境变了,小气候也不好,让自负盈亏,可是无论军品民品,都养不活自己,哪还能像以前一样除了给国家上缴利润,还能带动一方工商业,让政府在镇上单独设立地税局办公点。接着就是人员逆向淘汰和近亲繁殖,而且是从管理层开始!厂子家大业大,还能被他们折腾和享受十来年,慢慢地,我祖父和父辈那两代工人算是看透他们了,上下离心离德,人心散了也乱了,厂子也衰落了,人员持续流失,有技术没技术的,一样南下给私人老板打工,有些人在外面更有作为,保全了家庭和亲人,但有些人永远不会再回来,企业被破产重组后,只保留主业,之前的附属关联企业,要么卖给私人,要么人员遣散彻底关门。本不该这样,也能够有机会避免沉沦和破碎的结局,可最后结果还是如此!

重组后改为外地调任最高管理层,一位厂里从基层培养起来的二代子弟气不过,不久就打辞职报告,去省会某高校任职。气不过又怎样,厂子败落能是更上级领导的错吗?怎么能是领导的错呢?还不是让你们这些缺乏忧患意识和进取心,只知道等靠要的本厂子弟给吃垮搞垮的(相信这话,幸灾乐祸的人不在少数),你再有能力再得人心又怎样,人家就怕你们团结,担忧你们世袭罔替呢。正式员工只采取校招,本厂子弟就在基层和中层待着,早没了顶岗和内招,一样有学历门槛和35岁限制,就等着慢慢用外地新人来换血。

老一代工人早已离世,留在本厂的二代子弟大多五六十岁,我这样的三代子弟大多外地就业定居,还留在本厂的不超过十分之一,其实班级微信群里一个留厂的都没有,厂里工人虽不是全员下岗,但经历过那个时期的父母,对儿女反复都是一句话,读书考大学出去找份好工作,不再是像我的老师那样,他们的父母鼓励学成后回厂,无论是做工人还是做老师。等所有本厂工人子弟都离去了,那些志得意满的人就再也不用担忧有人腹诽和扰乱视听了。

只是周围一些中老年农民还念着国企曾经的好,先有工厂后有镇,建了大医院(医护都是本厂子弟),商店和电影院(开了眼界和满足生活必须),那时候厂里职工去周边支农,他们可高兴了,大事就是厂里调派工人和设备,参加所在地市的粮库和水利灌渠建设,小情就是附近公社的大队书记(我爷爷)找分厂领导帮忙安排人去修水泵电机,出工出零件,不收钱但是得管饭。临近春节,父亲和厂里同事,坐着双排座卡车,敲锣打鼓去乡政府舞龙舞狮,金沙体育游戏官网,男女老幼,人山人海。

写下这些文字,只为了一句话:军民团结如一人,试看天下谁人敌。